「哇!哇!」一陣宏亮的哭聲中……
十六年前,我在眾人的期待下出生了,而我又是林家的長孫,理所當然的天天都享受到親友對我的關懷。照理說,這個生活應該是過得相當幸福美滿,應該沒有什麼好挑剔的……。

可是,好景不常,兩歲多時,媽媽發現我一直都不會說話,看著年紀比我小的表弟都會說簡單的語言了,而我連一聲爸媽都不會叫。大家著急了,就趕緊帶我去醫院檢查,才知道我耳朵生來就聽不見,是一個雙耳極重度的聽障者。

從那一天起,老媽辭去了工作,把我從阿媽家接回來,專心的教我學說話、學認字。因為有媽媽辛苦的教導,使我跟一般人溝通完全沒問題、甚至還能跟他們聊得很開心、很愉快。

「咦!妳耳朵掛的是什麼東西啊!」這大概是打從生下來後被問過第二多的問題。(第一多不外乎!妳好可愛唷!妳幾歲啊?)

從小,我只要來到陌生的環境,身邊總是圍著幾個好奇寶寶一直盯著我耳朵這樣問我,而我總是回答說:「這是助聽器啊,我必須要戴上它才能聽得見聲音。」看著他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然後繼續圍在我旁邊東看西瞧的研究、談論,經常把我惹得又好氣、又好笑……

就是因為拜這雙奇特物品所賜,每次到陌生的環境裡,我都不需要特別介紹自已,只需靠一雙極顯眼的耳朵,馬上就能跟大家混熟了,而且還能讓大家對我印象超級深刻。

「叩叩叩叩!嘶嘶嘶!」
當外面在施工或裝潢房子時,一陣又一陣尖銳的噪音傳來時,常常讓爸媽都沒辦法定下心的寫資料、整理帳目,甚至還整夜都睡不好了!而我呢?只需要把助聽器關掉。頓時,整個世界都變得很安靜了,當下,我也從先前的煩燥不安馬上轉為心平氣和。這種來去自如的功能,也是正常人怎麼作也作不到的事!

聽障的糗事也特別多,幼年時,有一次玩水沒戴助聽器,這時媽媽突然走來問我說:「中午要不要吃涼麵當午餐」,而我卻直接疑惑:「什麼!中午要吃大便當午餐哦!(涼麵跟大便嘴形很像)……

還記得有一次,家人叫我拿碗公過來,而我聽了卻大吃一驚的說:「天啊!你叫我去拿關公,呃!我要去哪兒找關公啊?」當下,在場的人都笑翻了天。

也記得,曾經我跟班上一位好「麻古」通電話,我開玩笑的對她說:「明天到學校我要把妳的糗事告訴大家。」可能是我講得太急又太快了,頓時,電話筒就傳來一陣緊張的聲音:「什麼!妳明天到學校要跟我打架!鳴~我有做錯什麼事嗎?」
這句話,惹得在旁邊幫我聽電話的媽媽笑得眼淚飆出來了。

印象最深刻的,小學時期,有一次老師說明天的美勞課要做”漂亮的裝扮”,而我沒聽清楚,聽成”漂亮的花瓣”,這下媽媽著急了,在這個都市又寒冷的冬天要去哪兒找花瓣,媽媽好著急,一直拼命想著要去哪兒找花瓣,而我也在旁邊一直緊張的呱呱叫,我可不想一個堂堂模範生沒帶美勞用具的被老師罵,這樣很丟臉耶!後來,媽媽發現不對勁,因為我美勞課本沒有這個單元,於是打電話問我同學,才知道是”漂亮的裝扮”。這下,媽媽鬆一口氣倒在沙發上哭笑不得的對我說,”裝扮”和”花瓣”有差這麼多嗎?

從小到大,像上面這些糗事不知道在我身上上演過幾百次、幾千次了。每次跟同學們聊天,常常聊到一半,同學們個個都會突然笑得東倒西歪、笑得死去活來。小時侯,我不明白好好的他們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子,所以都會一旁緊張的追問:「怎麼了,到底發生蝦米東東。」經常要等他們笑了一陣子,同學才氣喘噓噓告訴我發生事情的一切經過,而我聽了卻總是在一旁嘿嘿的傻笑……

至於這些事,實在發生太多、太多了,造成只要發現跟我談天的人會突然狂笑不已,當場,我就知道一定又是誤解別人的意思了,於是都會裝傻的跟他們一起瘋狂起哄……

童年時,有一次跟堂弟們在中庭玩耍、一起賞月。這時侯,我心血來潮,顧不得古老的傳說”手指月亮會被月亮娘娘割掉耳朵”,開心的用手指月亮,大聲的叫月亮、月亮,而堂弟們早在旁邊緊張兮兮的對我說:「哦!妳手指月亮了,妳耳朵會被月亮娘娘搳掉耶!」,我聽了則不慌不忙的把助聽器拿下來給他們看,並且告訴他們說:「你看,就是因為我指月亮,所以我終生都要戴一個像月亮的東西。」這下,堂弟們從原本一臉驚恐、慌張轉為哈哈大笑,一直抱著肚子喘息著。

大家都說我是開心果,常常把歡樂跟搞笑的語詞帶給他們。不可否認的,我就是靠著那一雙常常聽錯的耳朵才有這種成果。

唇語,對我們聽障生而言,是多麼輕鬆平常的事,就如吃飯、睡覺一般吧!可是,對正常人而言就如特異功能一樣這麼奇妙、這麼神秘……

小時侯,同學們都很喜歡圍在我身邊玩一種遊戲,他們常常對我說一些沒有聲音的句子,而我卻百分之百猜得出來他們在說什麼,常常把他們嚇得又驚又奇,個個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,大家都說我好神、好厲害、真是帥呆了,而我內心卻一直迷綱想著,這真的是特異功能嗎?

助聽器,一個用來讓我聽得見聲音的輔助器,在正常人眼中卻是多麼新鮮、新奇的東西,常有人說我戴助聽器的樣子真是超炫、超酷。一樣的,我也常向大家自嘲,我有一個史上最名貴的裝飾品,而且能跟我一樣載的沒幾個。

從小到大,很多人都問我恨不恨自已是聽障,而我總是笑著回答說,我不恨!反而很慶幸自已是聽障。因為我聽障,所以才有一個比別人更美麗又更溫暖的童年。雖然,打從有記憶以來到升國小那段時間,天天都是在學發音、學說話中度過的,我的童年跟一般人不一樣,大家每天不是在外面玩、就是一直打電動。而我卻年復一日的天天在家讀卡片、唸書……。

小時侯的我不明白,為何每次跟大家玩到一半,媽媽就會把我抓回來唸書,也不明白幹嘛三天兩頭就要請人來幫我打點滴。每天,望著鄰居同學快快樂樂在外面玩耍,但我卻要每天都重覆一樣的功課,聽著外面的嘻鬧聲、喧嘩聲,內心常常讓我又羡慕、又嫉妒。

可是,因為有了之前的努力,我說話大致都滿標準,許多人都表示,要不是看到我載助聽器,否則依我的行為和口音實在很難相信我耳朵真的聽不見。

青春時期,我曾因為環境的壓力之下交過一些壞朋友,每當和他們做出不該做的事,我內心就不知不覺想起了媽媽,想起了媽媽從小是多麼辛苦的教我學說話、學認字,是多麼辛苦的教我做人做事的道理。每當想到這裡,我行為都會不自主的節制一點、不至於太過份,太過火,這一點我滿感謝媽媽。

「唉!我的手機帳單又破萬了!完蛋了!」看著身邊的朋友、同學們老是跟我抱怨手機費的問題,這時,我心中都會不自主的暗爽起來,我一直很慶幸自已不曾為了電話費,像同學們這樣常常跟父母吵的不可開交、結果鬧出很多家庭紛爭。嘻,聽障在這方面也有好處,就像我雖然勉強可以聽電話,不過每次聽的時侯總是聽得很累、很辛苦,所以我不愛講話,平常都是以簡訊、即時通來跟大家聯絡的,但也因為如此,當同伴正為電話費煩心時,而我卻在無形中打字速度增加了好幾倍,這不是賺到了嗎!

很多聽障朋友私下都對我說過,他們很恨自已的外表,每次照鏡子都不爽自已的耳朵,而且,我也看得出來,他們在自已的團體內都相當的活潑頑皮,可是面對正常人時,就顯得格外內向、安靜,不像我這麼敢向正常人打交道、敢主動與他們談天、玩耍。

其實,我覺得聽障者們不需要因為自已聽不見,就把自已的心封閉起來、不與正常人說話、甚至逃避他們。既然自已真的聽不見了,於此天天抱怨自已聽障,還不如放開心胸來接受事實。畢竟,在我們聽不見聲音的另一個世界裡,也有許多優點來等待我們發掘,就如我上面所說的例子,不是都很不錯啊?

莊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