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以為你對他說了真心話,但他聽見的卻是他能接收的部分。

你以為你表達的是肯定句,但他聽見的卻是疑問句。

你用了你習慣的形容詞,但他聽見的卻是他自己對那個形容詞的習慣性解釋。

語言充滿了歧異性,像一根不斷分岔的樹枝,再加上個人的想像,樹枝上就長出了葉子。

因此,也許你說的是櫻花,他卻聽見了山茶。

反過來說,你可能也常常沒有聽懂別人對你說的話。你以為你接收到的是敵意,說不定他卻以為那是對你的讚美呢。

所以,不要再對那句話耿耿於懷了,那句話只是你想像裡的一片葉子而已。

莊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