淌成冰河,緩緩流過極地,
流過寒帶,流過崇山與峻嶺。
終於,來到溫帶的暖土,化成溪水,
琤琤瑽瑽,開始輕快地唱歌。











莊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